药郎!药郎!

【短篇/all晴】关于女孩子的事情

星辰幻蝶:

1、晴明性转!晴明性转!晴明性转!请注意!
2、想看女孩子们每天花样宠晴明大人……
3、趴在床上的妾忍受着来自不同原因的痛……/(ㄒoㄒ)/~~
4、感觉上课上到连写文都忘了怎么写了……


早上吃完饭后就回班上自习了,但是各位都知道,困意是不可战胜的。于是白狼纠结的看着靠着自己睡着的晴明,最终选择让晴明继续睡,顺便把笔记多抄了一份。


晴明是被下课铃吵醒的,醒来后发现自己靠在白狼的肩膀上有些不好意思,白狼没说什么。
“笔记我帮你补好了,你昨天又熬夜了?”
“嗯……因为隔壁寝室的人一直在打电话,声音很大,所以……”
白狼皱了皱眉,冷冷的说到
“是天邪鬼青那几个吧?最近能吵闹的让楼上楼下都听到的寝室只有她们寝了。”
“嗯,红叶她们也和老师说过,但是没有什么用。”
上课铃响了,晴明不再继续说话,又回到了那副仿佛下一秒就会栽在桌子上的状态。白狼无奈的让她靠上自己的肩膀。
“你先睡吧,笔记我帮你补,下课我给你讲题,不会的问我就行。”
晴明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睡觉,台上的八岐大蛇本来想把晴明点起来,但是看着台下学生一脸“敢打扰女神睡觉就撕了你”的表情……八岐大蛇备悲愤的站在了门边挡住了外面麒麟主任巡视的目光。


中午的食堂就是战场,这句话不管在哪所学校都适用。显然晴明不用担心。
“呼……呼……姐姐……我买饭回来了……”
食发鬼左手拎着板面,右手拎着两盒盒饭,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烟烟罗旁边。
“走吧,别让晴明等久了。”


烟烟罗坐在晴明对面,食发鬼坐在晴明旁边。晴明小口小口的吃着面,因为有些辣所以时不时的呼几口气,在这对姐弟眼里可以说是每日福利了。
“很辣吗?”
“……有点”
“不用逞强,要不要和我的盒饭换一下?”
“……不用了,谢谢你,烟烟罗。”
“食发鬼你怎么搞的?这板面怎么这么辣?”
“嗷嗷嗷嗷!!!姐姐姐我错了!我告诉老板不加辣来着,真的!”
“别这样,没事的,虽然有点辣但我还能吃的下去。”
烟烟罗想了想,打发食发鬼去买了几袋牛奶,晴明最终还是吃完了午饭。
“干的漂亮,不愧是我弟弟。”
“还不是姐姐的主意好?不过下次还是放少一点吧。”


下午第一节课永远是最痛不欲生的课……
“晴明大人,主任来了!”
被红叶小声叫醒的晴明迷茫的看着黑板,等到麒麟主任走后,红叶悄悄地给晴明递过去了几块奶糖。晴明趁讲台上的大天狗不注意悄悄地把奶糖塞进了嘴里,嚼着奶糖,晴明很快就清醒了过来,台上把一切看尽眼底的大天狗只当没看见。奶糖没了,下课铃也打响了,晴明打算去走廊里浪一圈,遇到了樱花妖和桃花妖。
“晴明,晚上来我们寝吧,骨女订了披萨呢!”
“真的吗?我可以去吗?”
“当然,晴明大人的话当然可以。”


晚上回到寝室,晴明换好睡衣就去樱花妖的寝室了。骨女订的是海陆双拼披萨,脆边里还填着甜甜的地瓜馅,五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。
“话说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
晴明咽下嘴里的虾仁,问道,因为她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。
“没有啊,晴明你最近睡眠不足幻听了吧。”
清姬咬了一口披萨,不在意的说着。
“有那么明显吗?”
“你黑眼圈已经重到骨女都救不了你的地步了。”
“我作证,这种黑眼圈哪怕我往你脸上拍三斤粉也遮不住。”
“话说晴明隔壁寝的是谁啊?我们这边都能听到声。”
“那个寝室好像只有天邪鬼青吧?听说前几个室友嫌她太吵,要么改通勤,要么换寝室了。”
“是吗?”


这边的晴明和樱花妖她们吃披萨,那边的白狼红叶姑获鸟直接去了天邪鬼青的寝室里威胁了一顿。意思很清楚,打扰晴明睡觉让她上课被老师点名就让她好看。晴明回来后看见天邪鬼青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犹豫了一下,还是回到了自己寝室。


这天晚上,晴明久违的睡了个好觉。第二天时,白狼红叶姑获鸟很遗憾的没能看见赖床的晴明。


酒吞童子写着板书,写着写着粉笔就断了。本打算回身换个粉笔,然后就看见了晴明。端正坐姿,就是为了减轻负担顺带着将胸口的软绵绵放在了桌子上……夏天,校服为白色……
酒吞一边写板书,一边想着,今天是白色啊。
晴明后面的红叶气得快要把手中的娃娃扔向讲台上了。


一下课,红叶就往晴明怀里扑。
“晴明~~~今天晚上一起睡怎么样?”
“你们免了吧,今天晚上妖刀老师查寝。”
“查就查了,还能砍我吗?”
事实证明,真的可以,被抬到桃花妖处的红叶表示下一次会把mmp写在妖刀姬的刀上。其实,妖刀姬一开始没想砍来着,毕竟两个女孩子睡一床很正常,但是你把手放在晴明胸口就是你的不对了。


白狼看着萎靡不振的红叶,叹了口气,然后和晴明一起下楼上体育课了。


体育课有各种好,可是你让我们跑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听到了吗?茨木老师。晴明气喘吁吁的跑着,尽力的忽视胸口的动作……茨木感叹着天气很好,风景也好。白狼悄悄地在茨木背后给了他一发无我……


知道换衣服时有人闯进来有多尴尬吗?尤其是还有男老师查寝的时候……一目连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想弄瞎自己。一下子关上了门,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。屋内背对着门口换衣服的晴明疑惑的问道
“怎么了?”
“没事,你先穿衣服。”
如果你们不是那种想弄死谁的表情会更真实。
“一目老师还没来吗?不是提前通知说他查寝让咱们快点换衣服吗?”
“应该是不来了。”
白狼一边保养弓箭一边说道。


一目连觉得自己可能活不过今晚,因为他不小心说漏了嘴让荒川之主听到了……第二天,一目连的历史课改成了自习……


后来晴明看见寝室里的屏风,以为自己走错了寝室。


这天晚上,女孩子们是打地铺睡的,晴明左边白狼右边红叶,姑获鸟不睡地铺,睡在离晴明头顶不远的床上。
第二天可能会看见三个软绵绵的女孩子挤在一起睡觉的场景呢。

评论
热度(413)

© 鱼丸粥_修修敲可爱 | Powered by LOFTER